合格大阪大学经济学研究科,(上期合格)横滨国立大学经济学专攻,神户大学经济学研究科,法政大学经济学研究科

个人情况

 浙江某二本外国语学院日语专业,N1飘过,没托福,只有托业,成绩单上没有任何经济学和数学的成绩,这种背景在塾里应该算是最底层的难民了。

 大三参观了被称为母校最后良心的校园招聘会,来参加的清一色全是创业公司,996工资还贼低,反观朋友211院校的校园招聘会来参加的大公司真不少,深刻的认识到学历虽然不能代表能力,但是没学历连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都没有,于是乎决定赴日考研,尽可能的挽回本科学校的劣势。

 接下里就是收集情报,通过知乎微博和骚扰前辈,大致确定了日语能转且我感兴趣的专业的方向,经济和经营。一边是有我喜欢的客观题的经济学,但大学从来没学过数学,没什么自信能学好。一边是大部分日专生都选择的经营学,俗话说遇事不决就转经营。纠结到大四刚开学最后为了求稳还是跟着大学同学去学了经营,还报了某经营专门塾的网课,试听课还好,交完钱后发现正式课讲课的老师不是试听课的老师!?而都是刚考上的修士,讲课讲着讲着把能自己绕进去,这不是把人骗进来宰吗?直呼上当,白白浪费了半年时间和50万。唯一的收获可能就是意识到需要背书写文章的经营不适合我,从此坚定的踏上了跨经济之路。

10月班

 我本来计划是6月国内毕业无缝衔接7月的语校生,但因为疫情11月才得以入境,隔离结束当天就直奔塾里插班,本来就晚来一个月的我不听事物老师的劝阻全部课程拉满,一边补落下的课,一边跟着上新课,每天的安排就是早上10点补一节辅助课或者作业讲解到下午1点,然后去上语校,5点半下课后晚上如果有冲刺班或者ere就上,没有就补落下的主课,直到晚上10点塾里关门。可能是在等待入境的那段时间里都憋坏了吧,每天这样的行程在当时看来一点也没觉得累,反而觉得特别充实,晚上10点到家吃完饭甚至还能再参加研究计划讨论会到凌晨,第二天依旧元气满满(??)。

 但塾里课程对于零基础的我来说还是太难了。主课勉强能跟上,小黄书是真的不太会写,冲刺前和计量就更不用说,全程懵逼到结尾。所有课程中最喜欢的还是ERE,只有在刷ERE的过程中才能找回自信,ERE结课后刷出了机考S。10月期本来没打算参加考试,但是在一直帮我答疑的龙哥的鼓励下还是决定试试,最终合格了横国神户法政,信心大涨,决定下期再冲击更好的学校。3月办理完横国的入学,参加合宿,疯玩了一个月,4月开始一边上横国的课,一边上塾里的课。

4月班

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,四月班一开始就明显后劲不足了,可能是上期用力过猛,这期只想躺平。4月5月6月整整三个月,除了来上课,没有一天在塾里自习过,主课作业讲解和冲刺班的题也总觉自己做过就不做了,事实证明做过的题并不一定下次就能做对,而不做题就来听课效果非常差。

 前几次模拟考还能凭着老本考前几名,觉得自己学的还是不错的,可到后面新生适应了塾里的学习节奏后一下子就冲上来了,被打回原型的我才回想起,我是个跨专业,没背景,没托福的考学难民,人家新生大都是本专业有基础,一开始没考好只是还没适应罢了。于是痛定思痛开始好好学习,正好横国也放暑假了,开启每天有课就塾里上课,没课就塾里自习的日子。认真学了才知道自己不会的东西非常多,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校差距还是非常大的,学到崩溃的时候不止一次产生“横国也挺好的,就在横国毕业吧”的念头,但是还是觉得不冲一次将来肯定会后悔的,坚持到最后吧。

各大学院笔试面试

 算上去年的10月班,我一共参加了6所学校的考试,分别是中央,法政,横国,神户,庆应,阪大。合格了法政,横国,神户,阪大。没有托福就没考一桥,背景不好就没考所有书类的学校。接下来按照考试的先后顺序给大家讲一下考这些学校的感受吧。

<中央>

 我参加的那期是网考,考试时间非常早,微观我都还没补完,主课的宏观好像也才刚上完。笔试是在中央的一个教学系统里,开着摄像头半小时答一道800字的小论文,我想破脑袋也只写出了400字(我打字还慢),理所当然的笔试挂,所有没办法分享面试的经验。(PS:今年开始中央改回线下笔试了。)

<神户>

 神户的笔试和面试是同一天,上午笔试,下午面试,按照老大的话说就是,虽然笔试先考,但是面试的时候笔试成绩还没出来,如果面试面的特别的差,那么笔试不管考多少分都挂了。所以面试和笔试哪边都不能放下,考前那几天备考容易手忙脚乱。

 神户的笔试非常基础,微观一道消费者理论,求补偿需要,间接效用函数,一道简单的古诺均衡,各50分,数不算错就没问题。宏观一道主课和冲刺前期班都没有讲到过的内生经济成长模型50分,两道名词解释各25分,我只写出了名词解释,但是觉得问题不大,内生经济成长应该没几个人会写,总分当做150分就OK了。下午的面试教授非常的亚撒西,亚撒西到我都怀疑教授会读心术,问的全都是我想让教授问我的,matome一下后直接操作变数含义,固定效果的含义等等,这些在塾里的模拟面试中都是必问的,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,面完出来我就觉得我合了,事实也是如此。(PS:神户校园很漂亮,在经济学的那栋楼前可以俯瞰整个神户市。)

<横国>

 和神户一样也是上午笔试下午面试,笔试的题我觉得很难,最后只答出了50%,考完都想直接跑路了,但想想我觉得难那大家都难,3万元都交了,不见一下教授岂不是亏了?面试先是自我介绍,志望动机,matome素质三连,然后其中一个教授看了我的成绩单后对我说:“你是日语专业啊,看学位证书是.....文学学士?那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学好经济学呢,之前有没有学过其他社会科学的经历啊”。我一听这妥妥的压力面啊,还好之前面过老大的模拟面试,以至于不会吓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聊了聊当初最开始学过的经营学,虽然只学了点皮毛,但是应付面试还是够了,之后就是照常的挂黑板环节,矩阵逆矩阵,矩阵和行列的区别等等等都是准备过的(老大那里有题库)。下黑板后我以为要结束了,结果教授又开始问起我的研究计划,因为按照经验横国以往面试都是10~15min,面试的过程中我不止一次觉得这15min好漫长啊,结果出来后才发现居然面了35min,惊了。

 问题虽然都答上了,但是我觉得教授还是看不上我的这个跨专业的,笔试也答的不是很好,所以最后合格的时候感到非常的惊喜,也正是横国的合格给了我下期挑战更好学校的自信。

<法政>

 法政ERE免笔试,面试莫名其妙的问了很多英语,高中开始就没开口说过英语的我全程尴尬笑,结果最后还合了,应该是ERE S的功劳吧。

<庆应>

 庆应今年就是在欺负老实人,宏微观出的很难,计量出的很简单,导致一直以宏微观为重点备考内容的塾里的同学(全体留学生)劣势无限大,考场上根本无从下笔,笔试挂。

已成庆应黑粉。

<阪大>

阪大今年的笔试题难的很难,还有坑,简单的很简单,但是因为要人多,只要简单的题做对了笔试就能合。

面试我被分配到了魔鬼教室,三个教授都是在历年面试真题中被前辈们吐槽过的教授。1号教授一上来就一边看着我的研究计划一边对着我一口气讲了7~8min,中间掺杂着各种片假名和经济学术语,最后问我“どう思う?”我:“?”我能说我听到一半就已经走神了吗?但教授说了那么长时间我又不好意思让他再重复一遍,姑且只能理解为应该是对我的计划发表了他的看法,然后想问我他理解的对不对,于是我就把我的研究计划书matome了一下。。。。。教授的眼神从一开始的期待变为惊讶再变为失望,最后战术后仰靠在椅子上皱着眉头自闭了,剩下的时间一句话没说。

然后是2号教授对我横国在读的身份产生了兴趣,我在解释完理由后他也没抬头看我一眼,就说了句我知道了。最后3号教授问了我一个研究计划设定上的问题,这个问题我其实是准备过的,但是因为前面的打击,我的大脑已经完全空白,最后也没回答上来。面试结束后心态炸裂,自闭了两个星期,结果出来居然合了,复盘一下应该还是笔试答得还行,国公立大学果然还是重视笔试,阪大YYDS!

总结几个建议,个人的观点,仅供参考

  1. 研究计划最早写出越好,不要纠结于题目半个月一个月的,写完直接给老大改,老大说可以就OK,别再纠结了,赶紧刷题去。研究计划只是一个出愿的工具,写再好在做了十几年几十年学术的教授眼里都是渣渣,我们做的只不过是让它渣的漂亮一点,老大说ok,并且能过塾里的模拟面试,那过真正的面试绝对能过。
  2. 语言学校选上午班,塾里有很多课都在平日下午,尤其是模拟考,补课只能补讲解的部分,不能体验紧张刺激的发榜,模拟考的意义减少一半。
  3. 多骚扰老大,能一句话回答的问题老大都会回的,比起自己花几个小时几天去纠结,不如去问老大。比如:XXXXXX这个题目能写吗?老大:不能。那就不用纠结这个题目了。虽然老大也不是神,有时候也会说错,但是不得不说这么做是最效率的,考学期间最重要的就是效率,记住我们只有半年的时间!!
  4. 建立学习小组,不懂的题可以互相讲,效率UP!!能把一个完全不懂的人讲懂的时候,才是真正理解了这个问题的时候。同时考学期间压力会非常大,而这种压力对于不在日本考研的人来说是难以理解的,比起父母,国内的朋友,塾里的同学才是更好的倾诉对象。

 

写在最后

虽然我的出身校差,英语也没托福,还是转专业,但是凭着塾里的老师和小伙伴们的帮助以及自己努力,合格了令我非常满意的学校。屏幕前的你如果背景比我好,那只会更有优势,有更多的选择。如果和我一样背景不好,那也不要灰心,血崩开局不代表没有翻盘的可能,只不过是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,人家今天不刷题最后书类选考也能合,但是我们今天不刷题,那就只能明年日经大里做兄弟。

最后感谢沐刃塾,感谢老大,感谢塾里的所有老师,感谢一直以来陪伴我的小伙伴们。回顾过去的一年,有种回顾高三的感觉,“觉得自己哪也考不上,焦虑到半夜惊醒一身冷汗”;“出愿前每晚肝研究计划到4点,第二天还要7点起来”;“做了好几遍的题还是做错,觉得自己好没用”;“第一志望校取消笔试改成书类选考”等等等。这一年明明全是些痛苦的回忆,却让我非常怀念。现在我离成为我想成为的人又近了一步。